繆瑞林宿遷往事:擅長酒桌招商,力挺“仇和速_銅川日報

2019-06-19 10:45 投稿人 :銅川招商網 圍觀 :81次

落馬前,繆瑞林似乎并沒有感覺到自己的處境不妙。
11月13日,太湖湖長協作會議第一次會議在江蘇宜興召開,時任江蘇省副省長的繆瑞林出席。據會議現場人士透露,繆看上去和平時并無異樣,甚至還挺有表達欲。
然而,兩天后,也就是15日上午,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公布消息,江蘇省副省長繆瑞林涉嫌嚴重違紀違法,目前正接受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紀律審查和監察調查。
澎湃新聞()注意到,當日,江蘇省政府官網領導介紹一欄已經撤下繆瑞林的照片和簡歷。在“落馬”之前,繆瑞林曾分管該省的環境保護、太湖水污染防治、農業農村經濟等領域。
現年54歲的繆瑞林早年仕途順風順水,32歲即官至正處級。2011年任宿遷市委書記后,更是當時江蘇13個設區市中最年輕的一位市委書記。
正是在宿遷的十年時光,既成就了繆在仕途上的政績與“進步”,也為他日后落馬埋下了鋪墊和伏筆。
此外,坊間一直對繆瑞林與仇和(曾任宿遷市委書記)之間關系多有猜測。兩人的經歷和仕途上有諸多相似之處,仇和調離宿遷后,正是由繆瑞林在宿遷長期擔任要職。
2015年3月,仇和被查,自那之后,仇和當年的老部下們便不斷“落馬”。
還有,仇和身邊的“紅頂商人”劉衛高,與繆瑞林的關系也同樣非同尋常。當仇和從江蘇調往云南后,劉衛高一路追隨仇和到云南,但并沒有放棄宿遷這個生意場。

繆瑞林宿遷往事:擅長酒桌招商,力挺“仇和速_銅川日報

繆瑞林
圈子
繆瑞林16歲就上了大學。1984年,他從江蘇農學院(現揚州大學農學院前身)畢業后,進入江蘇省農林廳農業局工作。
其早年仕途可謂順遂,中國酒水招商網,在農業系統步步高升,32歲即官至正處級。也是在那一年,繆瑞林利用業余時間在南京農業大學土地管理學院學習,四年后獲管理學博士學位。
仇和正是畢業于南京農學院(南京農業大學前身),也是農學專業出身,算是繆瑞林的老學長。
彼時的仇和,從江蘇省科委農村科技處處長崗位上被調往宿遷,并擔任新成立的宿遷市副市長,不久后兼任沭陽縣委書記。
當2004年,繆瑞林由江蘇省農業資源開發局局長調任宿遷,任宿遷市委常委、常務副市長時,仇和已是宿遷市委書記。
接近繆瑞林的人士劉帥(化名)向澎湃新聞透露,是繆瑞林主動找到了同在農學系統的老學長仇和,想去宿遷干,“他太想進步了。”在省級機關工作二十年后,銅川礦務局,這還是繆瑞林首次到地方,到基層擔任要職。
繆瑞林此后在接受媒體采訪時也曾主動透露,自己在省級機關工作時就與仇和相識,到宿遷工作也與仇和有關。
仇和調任江蘇省副省長后,繆瑞林任宿遷市市長,此后轉任宿遷市委書記。
升任江蘇省副省長,以及擔任南京市市長期間,繆瑞林曾多次回到兩座母校考察調研。就在11月8日,繆瑞林還到南京農業大學進行專題調研。目前,相關報道已無法在南農新聞網正常查看。
繆瑞林落馬后,揚州大學農學院則已火速將繆瑞林從官網“校友天地”中除名。此前,他曾在“校友天地”上百個名字中位列第一排。

繆瑞林宿遷往事:擅長酒桌招商,力挺“仇和速_銅川日報

繆瑞林
商人
就在繆瑞林赴任宿遷前一年,來自浙江義烏的商人劉衛高開始到宿遷投資。
據媒體報道,當時,宿遷市委書記仇和繼續推行其在沭陽主政時的“全員招商”思路,劉衛高恰逢其時地進入了仇和視線。
此后,劉衛高的地產公司開始了在宿遷的瘋狂擴張,被送外號“劉半城”,意思是,有半個宿遷城都是劉家建的。
仇和遠赴云南后,繼續在宿遷擔任要職的繆瑞林,則成了劉衛高的“新靠山”。
劉衛高曾在宿遷享有極高地位。他不僅在2006年被認定為“宿遷建市十年十大功臣”,還成為宿遷市工商聯主席,開了外地人當選這一職務的先河。
他的勞斯萊斯轎車,更是在宿遷掛上了“蘇N00000”的“超牛牌照”,風頭一時無兩。
2008年全國兩會期間,繆瑞林曾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,宿遷親商愛商,對投資客商和項目采取“保姆式”幫辦服務,并多次以劉衛高以及他的地產公司舉例。
然而,在所謂親商氛圍中,劉衛高個人被優待的色彩還是過于突出。
據公開報道,仇和于2015年被查后,劉衛高在宿遷的湖濱新城等項目趨于停滯。這其中,不少都由繆瑞林和劉共同操盤。
速度
宿遷于1996年建市,與泰州一起并成為江蘇最年輕的地級市。由于基礎比較薄弱,宿遷一直是經濟大省江蘇的“經濟洼地”。
繆瑞林并不避諱這一點,他稱宿遷是“江蘇十三妹”。他解釋稱,宿遷成立晚、工業經濟起步晚,受工業經濟對環境破壞又最少,“作為最小的妹妹,我們理所當然要愛護她。”
主政宿遷后,繆瑞林力挺仇和,并延續了仇和的“速度論”。
他曾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詳解“宿遷速度”稱,“宿遷速度”是仇和主政時的傳統,也是基于宿遷發展的現實。
“行政人員少,家底薄,沒有速度哪行?按部就班只會更加落后,還談得上什么發展。”繆瑞林說。
在他看來,仇和的大刀闊斧并無不妥,沒有突破就沒有創新,“宿遷全方位改革盡管在外界看來很有爭議,但在宿遷內部沒有爭議。”
2011年,中起食品飲料招商網,曾把所有公立醫院改制成民營醫院的宿遷,宣布將建設一家三級甲等公立醫院。這算是在推翻仇和醫改嗎?不。時任宿遷市委書記繆瑞林表態稱,“可以肯定地說,宿遷醫改不走回頭路,不翻燒餅,不瞎折騰,已改制的醫院不收回,繼續鼓勵和支持社會資本辦醫療,而政府也要加大投入。”
然而,當仇和落馬,被外界廣泛討論的“仇和速度”,也瞬間由大膽的改革速度,變為仇和個人的坍塌速度。
與仇和交往甚密的官員,如江蘇盱眙縣原書記蔡敦成,曾在宿遷、云南兩地給仇和當秘書的謝新松,宿遷市衛生局原局長、醫改“操盤手”葛志健,以及曾任沭陽縣委書記的蔣建明等,都在短時間內先后“落馬”。
另據媒體報道,“紅頂商人”劉衛高,在仇和落馬之前就已經紀檢部門帶走。同時,劉衛高所發跡的義烏當地也有多名官員被查。
2013年底,由宿遷市委書記升任江蘇省副省長后僅一年,繆瑞林“救火”出任南京市代市長,頂替當時因貪腐而落馬的市長季建業。
2018年初,汽車招商網,先后和四任市委書記搭過班子后,繆瑞林卸任南京市長,重返省府,二度出任江蘇省副省長。
知情人士表示,從副省長位子上來,又回到副省長位子上去,這次任命,至少說明組織對是否重用繆瑞林有所顧忌。

相關文章

標簽列表
平特肖计算公式